吴京谈《攀登者》:为了角色哭了笑了感动了的你们

2019-11-07 08:36:37

吴京谈《攀登者》:为了角色哭了笑了感动了的你们

“这座山不仅在那里,而且在我心中。登山者不仅是远方的英雄,也是你和我。登山英雄做了他知道自己做不到的事,所有并肩战斗完成这部电影的人,以及所有为这个角色哭着笑着的人。刚过国庆假期,“登山者”主要创造了连续5天跑5个城市与观众零距离交流的机会。无论你去哪个城市,扮演队长方五洲的吴京都都穿着同样的t恤,标题是“攀登者”。也是在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里,近年来出演过《狼侠》系列、《漫游地球》等热门电影的吴京,在《登山者》、《我和我的祖国》的帮助下,个人电影票房超过150亿元。在微博上,国内演员“第一人”留下了这条情感信息《武景》中的“登山者”无疑对电影中的每个人都很特别。

五天五个城市,从北到南,这次“攀登之旅”是所有创始人自愿要求和召集的。“看到电影上各种各样的评论,我想听到不同的声音,而不是无法接受不同的声音。”在长沙,吴静真诚地谈到了“五天五城”路演的初衷。一位连续看了四遍这部电影的观众分享了她眼中感人的细节——“1960年方五洲爬上山顶时,方五洲正昂首挺胸。我第一次看到它时,我以为流血的场景是宋·宋林的脚伤。第二次见到阿訇时,我清楚地看到,是方五洲绝望地站在山顶上时,血从方五洲的肩膀流出来的...一部细节值得反复挖掘的电影肯定是部好电影。”“观众可以看到和理解。我们离观众越近,我们就越相信自己做得对。”一位电影发行人写道,“不管国家发展到什么阶段,登山运动员的精神仍然需要它,而且永远都需要它。”

正如电影所示,中国登山队在1960年和1975年进行了两次危险而无畏的登山旅行。电影《攀登者》也走上了一条勇敢的道路,从项目准备到停止拍摄再到发布。时间短,难度大。上海电影人以无私无畏的精神顽强地“啃”着这块硬骨头,以“最好的团队和最强的阵容”展现了值得中国一代又一代人发扬光大的“攀登者”精神。在竞争激烈的国庆节日里,在《攀登者》的发行周期越来越长之后,会有一个响亮而清晰的声音:这可能是一部“被低估”的电影,或者是一部需要更多时间来理解的电影。正如真实历史中的“登山者”也遇到了未被承认的过程一样,“登山者”也进行了反击,并以让五星红旗飘扬在世界之巅的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70岁的中国登山队前队员夏于波在1975年见证了这次攀登。正是在那次攀登中,他在暴风雪中把睡袋给了队友,并因冻伤被迫截肢。43年后,他继续攀登,终于在2018年5月14日用假肢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在北京的放映中,夏于波第一次看到“登山者”,发现自己攀登珠穆朗玛峰已有40多年的“影子”形象——胡歌的登山运动员杨光。在电影中,杨光患有先天性遗传疾病,医生宣布他“不适合爬山”这时,夏于波想起自己患了血栓,医生命令他“封山”。杨光和他都选择继续爬山。杨光也经历了和夏于波一样的人类选择,在极端天气下把睡袋给了队友。“不同的是,杨光放弃了他一半的睡袋。我放弃了整个睡袋。”

事实是夏于波对登山者的评价。他说电影中的大部分故事都是真实的,“甚至爬山时的步态和呼吸似乎都让你回想起那个时代,人与山之间的竞争。为了爬上1960年的第二个梯子,中国登山运动员赤脚走在队友的肩上。这不是我个人经历的事情,但在20世纪70年代登山队的老人经常提到。看到他年轻时感染的登山历史变成了一幅生动的画面,夏于波曾经哭过,“这是我看过的第一部展示中国登山队的登山电影。他们表现了中国登山队的精神,勇往直前,永不退缩。当时就是这样。"

荆棘丛生,登山者可能会孤独,但他们不会孤独。“爬山的人会知道,不管你爬多高,越难到达山顶,速度就越慢。但是登山者不会停下来。正是因为每站观众的支持,我们才会继续前进。”在《攀登者》中扮演歌曲宋林的张毅说。“你,所有观众,都是未来的登山者。攀登没有终点,只有起点。”在《登山者》中扮演第二代登山者李国梁的井柏然说。

在发布的第10天,“登山者”仍然在上升,等待“看见”和“触摸”。

总编辑:石晨露文字编辑:石晨露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徐嘉敏

新疆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