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不夜城手机综合首页 《长安十二时辰》不爆,真不是这届观众不行

2019-12-31 20:32:12

新不夜城手机综合首页 《长安十二时辰》不爆,真不是这届观众不行

新不夜城手机综合首页 《长安十二时辰》不爆,真不是这届观众不行

新不夜城手机综合首页,从6月27日几乎悄无声息上线开始,几乎是毫无预兆地“裸播”,在过去十来天内的口碑冠军毫无疑问非《长安十二时辰》莫属。

8.8分的开画评分,顶级流量小生的加持,各大公众号一水的“年度国剧第一”、“绝杀美剧”……甚至有人说在其身上看到了《琅琊榜》的影子。

恕朗读君直言,吹得太过了,还真比不上《琅琊榜》。

《长安十二时辰》的优点很突出——精致。

众所皆知,唐朝既是中国历史上最鼎盛繁荣的朝代,也是最令人神往的朝代。

我们从小就耳濡目染——

“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千百家如围棋局,十二街似种菜畦。遥认微微上朝火,一条星宿五门西。”

就像李必所说:熙攘繁盛,光耀万年,再也没有比长安城更伟大的城市了。

被影视化的大唐,往往在视觉上有着震慑人心的恢弘和壮丽。

比如早在2010年,

徐克导演就打造了一部“大唐风光纪录片”——《狄仁杰之通天帝国》。

2017年的《妖猫传》,

更是满足了现代人对于“一个朝代能有多鼎盛辉煌”最直白的想象。

但这两部电影虽然满足了人们在感官上对于盛唐的想象,却总有一种华丽但不真实的感觉。

而没有它们有钱的《长安十二时辰》,在再现盛唐风韵方面,做到了真实。

《长安十二时辰》开篇,便用一个惊艳的2分钟长镜头,重现了这番盛唐风貌:

商贾云集,熙熙攘攘。摆摊的,赶集的,见面打招呼行礼的,嚷嚷着要吃零嘴的孩子,刚梳妆打扮好的女子循着窗口往外望去......

除了场景的写实,还有细节的考究:

无论是剧中人物喝酒用的鹦鹉杯,

还是同僚见面的叉手礼;

无论是剧中至关重要的长安舆图,还是剧中人物的服装造型,都是严格考据了历史的。

甚至飘荡在孤堡上的军旗,都是一比一写实。

可以说,《长安十二时辰》对于“还原大唐的一天”,已经努力到了“变态”的地步。

从这一方面来说,《长安十二时辰》确实是所有古装剧的榜样。

但是,我们在看一部剧的时候,到底是看什么?

看服化道?看长镜头?还是看画面质感?是的,都要看,但最核心的还是看故事。

导演曹盾摄影出身,功力确实不是盖的。

但影视作品的核心是讲好故事,而曹盾是顶级的摄影,却是不合格的导演,他讲故事的能力确实不行。

曹盾导演的作品,都有一个通病——视觉盛宴,折磨神经。

《海上牧云记》如此,《长安十二时辰》亦是如此。

《长安十二时辰》改编自马伯庸的同名小说,小说讲述了主角张小敬拯救长安,破坏炸毁长安的大阴谋。有人称这部小说是唐朝版《反恐24小时》。

为了写这篇文章,朗读君专门去看了小说原著及美剧《反恐24小时》。

按网友的评价,这是一部唐朝版《反恐24小时》,事实上作者也是按《反恐24小时》的路数开展情节的。

《反恐24小时》,每一集描述一个小时发生的事件,一季的24集涵盖了一天的故事。而《长安十二时辰》,全书一共24章,每章节写半个时辰,即现代的一个小时,每个时辰都有明线暗线时空交错。

无论是《反恐24小时》,还是小说原著,时间压力都是极大的。

全部的故事,24集的容量,讲的都是一天内发生的事,矛盾冲突可谓高度集中。

看这样的小说和剧,无疑有一种紧张刺激感:

在24小时内,看到一个被逼到精疲力尽的英雄,不断的绝处逢生,最终逆转未来。

书中主角张小敬面对的便是这样一个外患未除、内忧又至的绝境。可他硬是在这样的绝境内找到了一缕又一缕的希望,为全长安的百姓点燃了一丝生的光明,其剧情紧凑度堪比《越狱》第一季。

而剧版《长安十二时辰》呢?叙事琐碎场景乱切,连最基本的“讲明白”都没做到,更别说“紧张刺激”了。在看前两集的时候,我是没看小说的,结果看得我一头雾水。

主人物该是张小敬吧?

可是感觉李必的戏份比张小敬的还多,那么观众的思维该跟着哪个人物走呢?

七零八落的,突兀的情节不断插入,一点都不流畅。

而且剧版《十二时辰》的叙事节奏存在严重问题。

《反恐24小时》每一集开始时,都会提醒观众“以下内容发生于某时至某时”。剧中频繁出现数字计时器,向观众提醒着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从第一集开始,观众就知道这部剧要讲什么,然后被拖进剧情里,高潮迭起停不下来,让人忍不住想要24小时通宵看剧。

反观《十二时辰》呢?

一个重要任务失败的狼卫不是第一时间回去复命还笃笃悠悠去店里刮个胡子?要知道十二时辰不仅是对破局者紧迫,对破坏者来说同样时间紧迫。

系着全城百姓性命的张小敬在任务时间紧迫的情况下,还有心情吃个火晶柿子喝个水盆羊肉?

我们来看看原著怎么写的:

张小敬走在街头,行步如飞。在他身后,紧紧跟着一个稚气未脱的圆脸年轻人。此人叫姚汝能,是才加入靖安司不久的年轻干吏,京辅捕吏出身,有过目不忘的才能。李泌派他来,协助张小敬进行调查——当然,也存了监视的心思。

“张都尉,您是要去哪里?”姚汝能忍不住开口问道。张小敬的脚程太快,周围人又多,必须竭尽全力才能跟上。 张小敬脚下不停:“柔嘉玉真坊。”

这柔嘉玉真坊的名字,姚汝能倒听过,乃是个专供女子面药口脂的铺子。铺子里都是大食贩来的秘制养容药膏,效果奇佳,在长安城的贵妇圈相当有名,店主是西市数得着的豪商。 姚汝能忽然超前一步拦住他:“请您解释一下去这里的目的。”

张小敬眉头一皱:“都什么时辰了,你还在这里啰唆!”姚汝能一本正经地说道:“您现在身份特殊,行事须得先说明缘由,也好让李司丞放心。”

显然可以看出张小敬是那种废话都不愿多说一句的人,他会在执行任务前还坐下吃个路边摊?

丰富人物的方法有很多,破坏紧张感和节奏感是最蠢的一种。

到现在剧开播到十六集,大唐的天都还没黑……

为什么《24小时》就是24集,到了我们这里,一天就非要拍出48集呢?

很多人说这部剧之所以没有爆是因为太雅了,观众看不懂。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这届观众不行。

恕我不敢苟同,雅,不代表要让观众看不懂。

历史剧《大明王朝1566》为何被誉为第一国剧?

87版《红楼梦》又为何被奉为经典?

《大明宫词》台词够不够文雅?

观众看不懂就是没有素养,这种说法难免有点耍赖了。

曹盾导演花了很长时间去考究唐朝人怎么喝茶、怎么吃饭、哪里如厕、怎么乘车,男人外出怎么花钱,女人出门头戴何物,甚至是长安城下水道什么走向都事无巨细地研究了。

但是怎么通俗地讲好一个故事让观众喜欢,没想明白。

有不足,不怕,纠正了就能上一个台阶。

最怕的就是掩耳盗铃,将剧本和导演的问题归为观众不行。